疫情下的东莞工厂:订单被迫押后,焦急等待复工

“烤火都烤出老茧了,但还是开不了工,眼看着攒下来的一点现金白白往外流”,面对肺炎疫情,一位东莞企业主这样向财联社记者表达自己的无奈。肺炎疫情之下,病毒侵蚀的不仅是人的身体,同样还有企业的“健康”。在距离武汉约一千公里之外的“世界工厂”东莞,密集分布的工厂和制造型企业仿佛也被按下了暂停键。因复工延迟引发的订单交付延期、成本上升、流动性承压等问题正在发酵,接受记者采访的数位企业主均表示,希望地方政府和主管部门出台减税降租政策,以帮助企业,共克时艰。


复工延期引发连锁反应


艾阳(化名)刚在阳台上抽了一根烟,抖了抖身上的烟灰,转身回到客厅坐下。这是记者如约到达艾阳家时,看到的一幕。


艾阳是东莞市中堂镇一家包装制品厂的老板。这家规模不算大的包装制品厂主要供货给一些茶叶、食品和医药制造商。近年来,由于工厂订单不多,效益不太好,给工人放年假的时间也比往年来得早一些。


不到去年(2019年)腊月十五,艾阳的厂就放假了。来自陕西的他如今已在东莞定居,所以就没有返乡过年。直到疫情爆发,他才意识到“安安静静待在东莞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用他的话说,被困在家里,除了偶尔出来抽根烟,似乎找不到其他解压的办法。除了出行受限,最让他感觉到苦恼的是厂子。“按照广东省的规定,2月9号24点之前是不准开工的,我本想早点给工人放假,过完年好赶一赶工期,把手上的订单早点处理掉,这样也能给客户一个比较好的交代”,艾阳说,只是没想到,复工时间一下被推迟到2月9日以后,这意味着订单交付日期至少要被推迟10天以上——这还只是乐观估计。


艾阳工厂的工人大多数来自湖南、湖北和四川,由于各地受疫情影响程度不同,限制节后返工的政策也不同。例如湖北,开学时间被推迟到3月初,这意味着湖北籍的工人返工时间要比其他地方晚很多。这样一来,即使2月10号可以复工,但也无法满负荷生产。


如果无法按时交付,下游客户没有包装盒,新品上市的节奏也会被打乱。艾阳担心,获得一个订单本来就很难,如果影响下游客户的产品上市,原本脆弱的合作关系将很有可能受到影响。


即便如此,此刻的艾阳也只能每天盯着手机显示屏,一边看着疫情相关的信息,一边在微信群里安抚各位职工,希望减少他们的担忧,同时及时掌握可能无法按时复工的动态信息。


老板、员工的不同“心事”


艾阳透露,本来去年年底工厂就遭遇了用工荒,生产也是断断续续。疫情爆发后,他很担心原本招好的工人不愿返岗。而一旦生产停滞,厂子“只进不出”,流动性压力太大了。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16-20元/平方米的场租,加上假期带薪工资和其它开支,工厂一个月下来的固定开支至少要20万元。一般情况下,工厂结算货款后拿来周转和进原料,再投入生产,再供给客户。这是一个比较“稳定”的循环,但同样是“一环扣一环”,一旦某个环节出现了问题,其负面影响会不断传到至整个链条。


就如同眼下,复工延期,订单延后交付,不仅不利于维护客户,原本的节奏被全部打乱。“厂子越大,压力越大”,艾阳表示。


上下游的供应商、客户也不好过。生产停滞直接导致需求减少,下游客户产品上市延期。尤其像一些食品、饮料等消费行业,受影响的并非销售节点这么简单,前期投入的营销费用极有可能付之东流,管理成本则也会随之大幅提高,东莞当地一位食品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坦言。


而作为东莞市长安镇一家自动化监测设备生产企业的销售员,涂海(化名)则有着另外一种担心。


据涂海透露,公司要到2月10号才复工,过年期间工厂已停工,只有少量驻厂的工程师还在上班,以便给客户提供及时服务。和艾阳的工厂一样,涂海所在的工厂也面临着订单延期交付,运营成本上升、流动性压力加剧的问题。


但涂海最担心的,是今年的销售指标无法完成。复工时间延后,意味着工厂订单交付的整体进度会往后延1到两个月。涂海坦言,“假设我的销售指标分解到每个月是100万,现在相当于我要在10个月的时间内完成1200的任务,压力可想而知。”


目前,涂海仍在湖北老家。他告诉记者,自己很想尽快出门去跑跑客户,尽量少浪费时间,但由于交通阻断,自己只能闷在家里干着急。


集体呼吁减税降租


事实上,在此次调研期间,财联社记者向多位东莞当地的制造业企业主发出了采访请求,并得到了积极的反馈。但忌惮于肺炎疫情,他们当中的多数人要么待在东莞的家里,要么还在老家。和艾阳一样,手机成为他们与外界沟通的最重要的工具,也是他们纾解压力和安抚他人最重要的渠道。


关键是,他们的担忧、焦虑,透过手机显示屏,都能在字里行间真真切切地被感受到。


“烤火都烤出老茧了,但还是开不了工,眼看着攒下来的一点现金白白往外流”,这是一位湖南籍企业主的真实心声。


“可谓是一言难尽!苦苦支撑!季度核算,半年核算,都是负增长,只看销售往上升,不见利润在哪里!满满期待年底财务报表会准确点,应该有利润。结果换来的是还是一如既往的失望!利润全在报表上!没有资金在账目上!唉”,另一位老板则直接通过微信给记者发来一段话,个中忧愁,跃然于文字之间。


“从概率来讲,中小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太弱了,资金链更加脆弱不堪,更容易倒闭,希望你们多多反映问题,希望政府和有关方面给我们减税降租,”一位企业主表示。


减税降租——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的多位企业主不约而同地提出了这样的诉求。在疫情之下,病毒侵蚀的不仅是身体,同样也有企业的“健康”。


好在,他们的呼声正在得到回应。就在今天(2月5日),东莞市印发了《东莞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企业节后复工用工指引(试行)》。该《指引》从严格落实员工防疫防控措施、引导员工分批返岗、妥善处理劳动关系、用好当前社保优惠政策4个方面,共出台20项具体措施保障企业顺利复工。


一位东莞金融系统内部人士也向记者透露,数日前,东莞市金融工作局亦就做好疫情防控期间的金融服务工作出台了相关措施,其中就包括开辟绿色通道,畅通疫情防控资金的拨付;要求各银行主动对接卫生防疫、医药产品制造与采购等重点企业的融资需求,制订专项金融服务方案;加大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行业的金融支持力度,不盲目抽贷、断贷、压贷,合理采取延期还贷、展期续贷、降低利率、减免逾期利息等措施,帮助企业共渡难关。


“东莞塞车,全球缺货”,曾有可靠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底,东莞工厂企业数量已经突破15万家,产业工人数以百万计。正如一位老板在接受采访时所述:东莞的每一根神经,都牵动着世界的各个角落。如何帮助“世界工厂”共度时艰,也是一场不应被忽视的“战役”。


以上信息来自互联网,由CIPPME上海国际包装制品与材料展览会工作人员编辑整理发布,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包装展

【关于CIPPME包装展】由禾欣展览主办的CIPPME上海国际包装制品与材料展览会是亚太地区专业的包装制品与包装材料展览会,展会立足全球著名的贸易中心上海,辐射整个亚洲,重点关注东南亚、南亚、南美、中东、北非等快速发展的新兴包装市场,预计将吸引逾60000名高采购力买家到场,其中海外买家将超23500名。CIPPME上海国际包装制品与材料展览会无论是展览规模、展商与观众数量,还是与日俱增的国际影响力,都可谓行业翘楚,CIPPME 2020包装展将于2020年08月12-14日(周三到周五)在上海世博展览馆(浦东新区)盛大开幕,展会新增买家速配计划,锁定核心买家采购需求,将帮助展商和亚太高采购力企业精准配对,助力展商突破贸易瓶颈逆势增长,快速提高市场份额。CIPPME 2020上海国际包装制品与材料展览会是你品牌推广、提升产品市场份额、会见品牌采购商及采购各类新型、环保、潮流的包装制品与包装材料、商贸交流,网罗包装行业人脉的绝佳平台!CIPPME 2020包装展诚邀你参观参展!更多展会信息,敬请关注CIPPME 2020包装展览会公众号:CIPPME(上海国际包装展)


返回列表

关注我们

© 2020上海国际包装展览会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沪ICP备13000611号

关注我们

© 2020上海国际包装展览会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00611号